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练卫飞造矿故事再质疑零七股东明日投票宜慎

2019-02-26 18:08:30

练卫飞造矿故事再质疑 零七股东明日投票宜慎重

零七股份造矿真相追踪

市盈率高达261倍资本泡沫与时间赛跑第三季疯狂举债逾亿元

这是资本泡沫与时间的赛跑。至少按证券市场的规律以及市盈率来看

练卫飞造矿故事再质疑零七股东明日投票宜慎

,若零七股份(000007)未能如期“涉矿”,则股价必然无法长期高企,而一旦出现股价下跌,练卫飞所背负的巨大融资成本就有令资金链断裂的可能。

零七股份最新三季报已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已出现环比大减24%,尽管如此,公司仍在该季度疯狂举债逾亿元,资产负债率创出近年新高。而手握3.5亿元现金下,零七股份还将通过定增融资7.275亿元即便迄今为止,上述巨款仍无明确的投资目标。

10月19日,新快报《赚钱》已发表《股价暴涨背后零七股份真造矿?九问练卫飞》一文,明确指出练卫飞的资本运作是建立在上市公司虚高的股价上,而这一运作手法背后,或已隐藏着巨大泡沫破灭风险,应引起所有流通股东的重视。

明日,零七股份股东大会将对此次定增进行审议投票。

1

单季净利环比减24%

10月20日,零七股份披露了今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5亿元、净利润1084.44万元,分别同比增0.83倍、67.47倍;实现每股收益0.047元,同比增57.75倍。其中,第三季度单季,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亿元、净利润445.91万元,分别同比增1.48倍、3.83倍。业绩情况符合其披露于10月13日的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分别在1000万元-1100万元、361.47万元-461.47万元),公司称,业绩的同比增长,是报告期内新增的矿产品销售利润所致。

但是,从环比数据看,第三季度单季公司的业绩已经出现了下滑。根据今年一季报、中报计算,零七股份今年第二季度单季的净利润尚有589.27万元,由此比较,公司第三季度445.91万元的净利润环比剧减24.33%。

2

大肆举债期末现金超过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公司第三季度环比业绩不增反减,但其对资金之饥渴却愈演愈烈。

三季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零七股份资产负债率由二季度末的30.72%急速上升至58.65%,创年内新高。事实上,自2011年5月公司完成逾3亿元的定增后,其资产负债率难得从此前的资不抵债,恢复至较低水平,2011年6月末及12月末时,分别仅为15.49%、19.34%。而导致三季度末负债大幅攀升的原因,则是其大手笔的“举债”行为。报表显示,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高达1.533亿元,而二季度间已新增了0.5亿元的短期借款。换句话说,第三季度单季,公司新增短期借款超过1亿元。

对照母公司报表,这笔巨额债务当属公司子公司所形成。这令人想起,今年2月7日时,公司公告称,负责运营钛矿包销项目的广众投资因经营需要,向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2亿元(其中流动资金贷款5000万元,用于预付货款),授信期限一年。该笔授信由零七股份提供担保。显然,这笔银行授信额,公司已消耗76.5%。

应强调的是,对规模如此庞大的短期借款,公司并未全部投入使用,而是在其货币资金中“闲置”:报表显示,三季度末公司的货币资金高达3.5亿元,较二季度末的0.81亿元暴增2.69亿元、增幅3.32倍,已创下其1992年上市以来的最大规模。

此外,6月27日公司公告称,已向中信银行申请1亿元综合授信。

即便如此,10月8日零七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练卫飞仍提出以定增方式向公司输入7.275亿元的现金。若此次定增方案成行,则零七股份手中现金将达10.775亿元,为其三季度末资产总额1.48倍!

3

练卫飞资本运作的真相

零七股份为何对资金如此饥渴?或者说,练卫飞为何要让零七股份囤积如此庞大的资金?

10月19日新快报《赚钱》发表的《股价暴涨背后零七股份真造矿?九问练卫飞》一文已指出,单因当前的钛矿包销业务,零七股份的资金消耗相当有限,而练卫飞在此次定增方案中新透露出的宏桥(非洲)矿业有限公司等全资资产,则被市场猜测为将注入零七股份。

但必须引起警惕的是,自2011年5月首次定增完成起,练卫飞的资本运作伴随零七股份的股价上涨,泡沫越发膨胀。

事实上,练卫飞的资本运作,离不开三大要素:股份、股价、质押。

其路径为,通过定增获得股份,通过概念炒作获得股价的上涨,通过高价的股票,获得更多的质押借贷。

不妨再次回顾:2011年首次7.06元定增时,练卫飞向零七股份支付1.765亿元,随后便不惜冒着被交易所通报批评的代价,通过媒体向市场传递“将马达加斯加大陆矿业的矿资源注入上市公司”的不实信息,导致股价出现一波急涨。借助股价上涨,2011年9月时,练卫飞、苏光伟所有股票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大股东博融投资(与练卫飞为一致行动人)所持股票更质押高达99.24%。

由于股票的质押率通常不超过50%,彼时仅略高于7.06元定增价的零七股份,显然不能为练卫飞等人带来更多的质押款项。

2011年底,练卫飞引入钛矿包销项目,引发零七股份再次暴涨,至今年7月已达15元左右。旋即,博融投资、苏光伟先后将所持全部股份进行信托融资,质押率均在50%左右(信托运行最低红线分别为7.66元、10.32元),练卫飞的股份也全部处质押状态,但始终让人疑惑的是,至今具体细则并未披露。

在上述一轮运作全部完成后,由于股价已大幅上涨、且所持股票全部质押,练卫飞等人在“包装”零七股份的整个过程中,实际上可以说是分文未出,甚至反而有赚(苏光伟参与首次定增时支付1.483亿元,通过信托融资所获1.667亿元).

4

一旦泡沫破灭两大风险后果严重

但显而易见的是,上述运作模式,令好不容易摆脱资不抵债的零七股份再度陷入泡沫,因为无论是练卫飞等人的股权质押,还是公司的新一轮定增,都建立在当前虚高股价的基础上。泡沫一旦被刺破,所带来的风险将是惊人的。

零七股份的暴涨,皆维系于“涉矿”概念上,而零七股份将囤积的近11亿元,会涉什么样的“矿”?甚至是否真实存在“矿”?迄今仍是谜团。

对市场而言,这一谜团已经推高了股价,但同样带来的也是巨大的估值压力。实际上,零七股份在去年底引入的钛矿包销业务,截至今年前三季度仅完成矿产销售9800余万元,其中广众投资共完成矿产销售仅为5.18万吨,与其彼时每年销售50万吨的目标,差距极大。

随着三季报的披露,在年内遭暴炒而疯涨的零七股份,其股价之虚高被进一步暴露。上周五的收盘价为16.36元,以中期每股仅2分钱的业绩计算,动态市盈率已高达296倍。而三季报数据亮相后,每股不到5分钱的收益仅令最新动态市盈率摊薄至261倍,依然高居上市公司动态市盈率榜前列(不含最新净利润为负者)。理论上看,若零七股份的动态市盈率向同行上市公司约23.5倍的估值看齐,其合理股价不足2元。

一厢估值已远远高企,但另一厢,对练卫飞及其同一战壕的博融投资、苏光伟而言,股价又绝不能出现大幅下跌博融投资、苏光伟发行信托计划的底线不能低于7.66元、10.32元,否则练卫飞、苏光伟等将以现金或股票进行补仓。而一旦出现被信托公司强制平仓,多年来,因此引发的股价连续暴跌、最终使得整个资金链完全断裂的案例比比皆是。更何况,练卫飞在首次定增中耗资的1.765亿元,已在股价一轮轮上涨中不断放大,当前又需掏出7.275亿元参与新的定增,将资金全部注入零七股份。若零七股份未如期如愿成功“涉矿”,股价必然无法维持高企,练卫飞所背负的巨大融资成本又如何维持?

新快报从圈内人士处获悉的信息,看似现金充足的练卫飞,其实还在通过民间借贷融资,且融资代价不菲。

这就是新一轮7.275亿元、尚未明确募投项目的定增所存在的风险。

链接

三季度私募基金集体“大逃亡”

据零七股份三季报披露,截至9月末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二季度大举建仓的私募基金集体选择“高位派现”。

二季度末时,该股头号机构股东中融-融金37号持426.94万股、占流通盘的2.31%;私募上海精熙投资旗下的融裕22号、融裕6号合计持271.98万股、占流通盘的1.47%。正因上述私募产品的强力入场,零七股份仅今年二季度的涨幅便接近三成,三季度大盘下跌6.26%的环境下,其仍维持高位振荡,区间录得3.71%的正收益。

然而,至三季度末时,中融-融金37号已完全退出;私募精熙旗下的两只产品中,融裕6号亦退出榜单,融裕22号减持至120.76万股、占流通盘0.65%。

入场接盘的资金则主要为两名自然人,梁清、苏土轩分别新进186.48万股、123.94万股。从该股走势看,两人入场成本仅较现价16.36元下浮了约3%左右,且较公司拟定定增价格14.55元高9.14%,可谓高位入场。此外,“牛散”查根楼减持至160万股。第三季度,依然没有公募基金对公司进行调研。

在此之下,三季度末该股股东数环比增长6.46%,筹码有所分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