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68只医药股支出30亿会议费被指以开会为

2018-10-28 21:00:17

68只医药股支出30亿会议费 被指以开会为名行贿

国际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行贿门”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与此同时,国内A股市场医药类上市公司也开始遭遇类似质疑。

据中国公安部7月15日在发布会上指出,葛兰素史克目前面临经济犯罪指控,该公司涉嫌伪造30亿元人民币(约合4.89亿美元)的旅游和会议支出,而相关款项则被通过虚增会议规模等方式套取并用于商业贿赂。

实际上,据一家医药企业的销售人员透露,类似的操作模式在国内医药企业身上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其实不仅仅是通过旅行社,通过旅馆、酒店、科研等都可以套取现金。”北京某相关企业的一位会计告诉,这些还远远不够用,就滋生了很多学术推广会议,参会的人就会吃喝玩乐拿红包。这类会议费用是要记在销售费用里的,进而吃掉毛利。

由于会议这块遮羞布的各种作用,医药公司们每年都在乐此不疲地召开和参加着各种会议,因此滋生的巨额费用不仅加重了公司负担,也直接拉高了药价。

令人担忧的是,类似现象在以规范经营著称的A股上市公司中,亦不乏典型。

中新药业会议费高达4.7亿元

据前述药企销售人员透露,频繁召开各种会议和论坛,对于国内各大药企而言,同样是家常便饭。而背后的秘密显然已被葛兰素史克“行贿门”事件撕开冰山一角。

本报根据数据统计发现,2012年A股市场共有68家上市药企披露了会议费的金额,费用支出高达30亿元。

“会议费每笔大小不等,几千、几万甚至是几百万都是有的,要看等级规模

68只医药股支出30亿会议费被指以开会为

。参会人员的交通、食宿、旅游、纪念品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甚至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会为了私利和其它原因再虚报会议规模和参会人员等。”北京某医药公司的一位医药代表对此表示,有时候公司会组织客户去国外参加会议,但其实很多时间都是在旅游,会议时间很短。

在会议支出上最为激进的莫过于中新药业().

2012年年报显示,中新药业去年的推展定销会议费金额高达4.7亿元。而当年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是51亿元,净利润则只有4.4亿元。

与此同时,2012年全年,中新药业的销售费用达到了11亿元,除了4.7亿元的会议费,还有1.67亿元的广告费、1.78亿元的职工薪酬等。

“公司2012年开始从零售到终端市场转型,以往主要市场是药店,要想做大就要进入医院,主要是以举办学术论坛的形式来推广药品。”中新药业董秘焦艳对以投资者身份咨询的本报表示,正因如此,前期投入较大。

而对于学术论坛为何会花费这么多钱,“比较大”的投入又具体投到了哪里,公司方面则语焉不详。

不仅仅是2012年,实际上2011年中新药业的销售费用也高达9亿元,会议费用则同样高达3.16亿元。当年,其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3.92亿元和2.48亿元。会议费用同样超过了其当年净利润。

统计还发现,包括中新药业在内,前述公司中共有5家上市药企的会议费用超过了2亿元。

另外4家分别是益佰制药()、昆明制药()、同仁堂()和东北制药(),2012年这四家公司的会议费用分别为2.95亿元、2.72亿元、2.17亿元和2.1亿元,而当年它们的净利润分别为3.3亿元、1.82亿元、5.7亿元和1488万元。

“主要是花在了培训、专家会议上,他们的衣食住行都得我们承担。”益佰制药董秘办一位人士解释称,会上可以传达一些信息,也是大家进修的一个平台。

上述解释在一位长期跟踪医药类公司的券商分析师看来,并不能令人信服。“假设按照每人五千元的费用标准,意味着益佰制药去年一年要召集将近6万人开会,要知道现在五千元都可以跟团去一趟泰国了。”上述分析师坦言。

在其看来,更大的问题在于,庞大的会议支出,却并未给公司带来对应回报,而且每年在会议上支出的费用支出竟然超过了净利润。

经过简单比对可知,中新药业、益佰制药和东北制药就在此列,甚至就连去年已陷入亏损的鲁抗医药()、亚太药业()等也掷出了几万元的会议费。

“每年每个科室国家级年会、省级年会、市级年会等大大小小的会议,都需要医药公司赞助,有些是国外会议,大部分就去旅游了。”南方一家高校的医学院老师表示,“通过会议,医药公司可以打点各种关系,算是变相贿赂了吧”。

498亿元销售费用

如果算上广告费、业务招待费、促销费、学术费、培训费等各项费用支出,上市药企们的销售费用支出情况已十分惊人。

根据数据统计,2012年140家上市药企的累计销售费用高达498亿元,远远超过他们创造的同期净利润310亿元。

销售费用最高的是哈药股份(),2012年该公司花去了28.47亿元,最终换得176.63亿元的收入。其次是恒瑞医药(),销售费用是23亿元,营业收入却只有54亿元;华润三九的销售费用是22亿元,营业收入也只有69亿元。

以恒瑞医药为例,其每2.3元的营业收入里就有1元用于了销售。而沃华医药()、永生投资()、佐力药业()、益佰制药等7家上市药企,每不到2元的收入里就有1元要用作销售费用。

2012年,这140家上市药企的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为2759亿元。也就是说,平均每5.5元的收入里就有1元用在了销售上。

销售吃掉毛利的一大块俨然已成为药企的通病。

光从毛利率水平来看,医药企业跟房地产企业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医药行业里,毛利率超过50%的公司比比皆是。

以舒泰神()和红日药业()为例,一季度,这两家上市药企的毛利率分别高达95.17%和84.38%,但是扣除销售费用等支出之后,其净利率却只有35%和25%;更有甚者如仟源制药()和京新药业(),其毛利率分别为62%和40%,但是其净利率却只有7.58%和6.7%。

医药公司毛利和净利冰火两重天的现象由来已久。对于以后的销售费用和会议费用能否降下来,焦艳和益佰制药董秘办人士均“不置可否”,后者称要看经营情况。

“这已成医药行业的销售模式了,难以撼动。”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南方小康ETF基金经理杨德龙对表示,葛兰素史克事情也只是抓个典型。但如果借此严厉打击商业贿赂,对药企来说也是个好事,可以减少些销售费用,增厚业绩。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