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浙江上市公司担保圈现隐忧百只浙股担保额超

2018-08-24 19:15:04

浙江上市公司担保圈现隐忧 百只浙股担保额超千亿

抱团取暖也有可能演变为同归于尽。特别是在整体经济下滑、借贷危机频现的时候,企业之间相互担保这种抑制风险的行为,已犹如踩在脚下的地雷,显得格外惊心。

据统计,今年以来,浙江有10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398项担保事项,母子公司互保,也有上市公司之间互保,担保金额超千亿元,仅半年多时间就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担保金额。

担保金额已破千亿元

有统计,截至7月18日,100家浙江上市公司共有1036.58亿元担保金额获股东大会通过,涉及398项担保事项。而去年全年,上述数据是856.18亿元,涉及的事项是403项,涉及的企业为106家。

按照这个趋势,今年浙江上市公司担保金额将极有可能超过去年一倍以上。

若以今年一季度末净资产为准,在上述100家公司中,宣布的担保金额占净资产之比超过50%的公司达30家,占比超过70%的公司有22家,占比超过100%的公司有12家。

在去年全年,宣布的担保金额占净资产之比超过50%的公司为27家,占比超过70%的公司19家,占比超过100%的公司11家。

50%的担保额占比,是2003年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规定的上限,2005年12月,该规定取消。有分析师表示,担保总额超过了净资产,其实是一种潜在的“资不抵债”风险,对于个别公司是相当危险的。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上述100家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共计16家,其中华夏幸福、京投银泰、物产中大分列前三;而在上述16家公司中,今年上半年宣布担保金额占净资产比例最少的也有30%。

担保圈盘根错节

目前,数百起担保事项已令浙江上市公司担保圈盘根错节。

6月20日,民丰特纸发布公告,称拟继续与新湖中宝及其控股子公司签订互保协议,涉及金额为3亿元。如一方要求对方为其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其应同时向对方提供等额反担保。

今年4月,新湖中宝发布公告称,拟与美都控股建立以2亿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加西贝拉建立5000万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济和集团建立以1亿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绿城中国继续建立以3亿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华立集团继续建立以2亿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新湖集团和新湖控股以及新湖公司建立16亿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

而民丰特纸继续与浙江嘉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立6000万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与加西贝拉建立1亿元额度为限的互保关系。截至2011年12月31日,新湖中宝为新湖集团、新湖控股及其控股子公司担保3.85亿元,对外担保余额合计8.66亿元。

另外,海越股份拟为盾安环境、千足珍珠、海亮集团三家公司提供的最新担保余额分别为1.2亿元、6000万元和2.5亿元。而海亮集团与海亮股份及子公司存在11.66亿元担保关系,千足珍珠与盾安集团也存在1亿元的担保。此外,尖峰集团与凯恩股份、菲达环保与浙江富润之间都存在着互保关系。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民间借贷市场发展以及联保、互保等担保工具的应用,企业在受益于外部融资担保体系之时,风险也被捆绑到一块。提供担保的上市公司就很容易被履约能力不足的被担保公司造成财务恶化,一旦其中一家公司资金链断裂,就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房地产成重灾区

从这些担保事项中,可以看出房企的担保显得尤为明显,比如新湖中宝、广宇集团、滨江集团、莱茵置业等。

自身主业非地产,而为房企融资担保的上市公司,数量就更多。以美都控股为例,杭州鼎成、德清置业两公司进行房地产项目开发,美都控股分别为上述两公司1.6亿元和3亿元的贷款提供连带保证担保。

这些房地产公司一直以来是担保事项的高发群体。截至去年年报,包括宋都股份、浙江广厦、滨江集团、数源科技、华夏幸福、卧龙地产、荣安地产、京投银泰、广宇集团、新湖中宝、刚泰控股、美都控股、万好万家等13家发生担保事项的房地产公司合计担保余额合计达50亿元。

报告其内担保总额占净资产平均比例为59.34%。其中,宋都股份、浙江广厦担保总额占净资产比例超过100%

浙江上市公司担保圈现隐忧百只浙股担保额超

,分别为129.13%和122.03%。滨江集团、数源科技、华夏幸福、卧龙地产四家上市公司担保总额占净资产比例超过50%。

光伏企业隐忧渐显

除了房地产之外,在浙江上市公司担保圈,由光伏行业自身不景气引发的资金链危机也开始星火燎原。

今年上半年,绍兴的光伏企业向日葵和精功科技上半年预计将出现首次亏损。以向日葵为例,该公司最新公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将亏损1.6亿元至1.7亿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3亿元下滑了221.25%至228.83%。而在4月25日的一季报中,向日葵曾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下滑5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两家企业外,超日太阳、维科精华也进行了业绩修正,且均为向下修正。

伴随产品价格和利润的大幅下滑,光伏企业现金流的问题愈加凸显。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A股79家光伏行业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去年四季度的117亿元大幅减少至2.95亿元,而同期其存货则从去年四季度末的587亿元进一步上升至628亿元。

不过,尽管业绩大幅下滑、现金流日益紧张,但两家上市公司自身却存在巨额的对外担保。其中,2011年向日葵对外担保为1.92亿元,精功科技对外担保为1.85亿元。除此之外,今年上半年,精功科技还向子公司浙江精功新能源提供最高达5000万元的财务资助。

32家公司违规担保超亿元

违规担保在浙江上市公司也时有发生。据数据统计,在2011年年报中披露担保事项的1022家公司中,共有396家公司违规担保,违规担保总额为4385.62亿元,比2010年的3560.3亿元,增长了23.18%。

在这396家违规担保上市公司中,283家公司违规担保超亿元;有91家公司违规担保超10亿元;另有4家公司违规担保超百亿元。其中,保利地产、比亚迪、庞大集团和中国中冶违规担保总额皆在百亿元以上,分别为491.67亿元、202.63亿元、160.07亿元和131.78亿元。

而浙江去年共出现46家违规担保上市公司,其中32家公司违规担保超亿元,有7家公司违规担保超过10亿元。这6家公司中有5家属于房地产公司。

一位市场人士表示,如今我国关于上市公司担保行为的各项法律法规都相对完善,但上市公司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等适当程序审批的对外担保现象仍屡禁不绝,为控股子公司或绕圈为大股东的控制股东提供担保的现象也远未根除,对外担保的总额巨大,甚至远超上市公司净资产承受的能力,对外担保的期限过长,特别是担保事项信息披露可能缺失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给判断担保所带来的风险评估增加了困难。

关联担保达500亿元

据统计,2011年浙江上市公司关联担保余额合计为504.78亿元,比2010年的345.8亿元增长了49%。

中投顾问IPO咨询部分析师杨文柳认为,关联担保与子债母保的金额皆较大是为了避开投资者关注的重点去占用资金以及转嫁风险。对提供担保的上市公司而言,由于担保合同的连带条款使其要承担财务发生危机的风险。

有分析人士指出,哪怕只对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也同样存在风险,贷款逾期或者展期,很可能是贷款企业出了问题,上市公司的担保和连带赔偿一般无可逃脱,若出现财务危机,上市公司很可能会陷入财务困境。

民丰特纸就曾引爆过地雷。去年,该公司以过亿元的价格投资湖州天瑞职业房产公司,但到了年底,民丰特纸非但没有盼来投资收益,反而收到法院的一纸应诉通知。据悉,自然人纪阿生等人诉天瑞置业股东邱小根向该原告借款约9000万元,而天瑞置业为邱小根提供连带担保,故请求判令天瑞置业对邱小根前述借款债务及其利息承担连带清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