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美银行家金融机构不能把官员当做人质胡乱作

2019-01-22 18:20:07

美银行家:金融机构不能把官员当做人质 胡乱作为

美国里士满储备银行前行长Jeffrey CKER

凤凰财经6月14日讯由上海市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共同主办的第十届陆家嘴(16.78 -1.41%,诊股)论坛于6月14日至15日在上海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迈入新时代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凤凰财经全程直播。

美国里士满储备银行前行长Jeffrey CKER出席并发表演讲。Jeffrey就如何来应对金融风险提出了建议,一,要减少政府的担保;二,明确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国家会干预,这一点的确定性一定要非常清楚;三,要有一个解决失败机构的流程,这个流程必须是公平的,是可预计的,而且是有序,而且人们可以依靠它,大的金融机构不能够把官员作为人质,就是说不能够因为你这个没有规则的或者胡乱的作为,使得金融机构滥用了我们这种监管

美银行家金融机构不能把官员当做人质胡乱作

以下为文字实录:

Jeffrey M·Lacker:在这里讨论的主题就是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如何来应对金融风险,包括金融危机的风险,这其实对中国在未来几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中国应该也学到美国的经验和教训和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这也是我们全世界希望中国能够做到的一点,但需要中国非常的审慎,我们很有可能学的时候学错了学了不该学的东西,有些人会讲金融市场总体来讲,特别是银行市场,特别是从本质上来讲,是所谓的风险非常大,而且是非常脆弱的,所以当政府往后退,让金融市场参与者做一个适合自己的决定和安排的时候,那么这些市场就会过度脆弱和过度风险。

我们看一下金融危机的频率和概率,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国家,其实我们可以看一下在金融市场上任何的时期都是有,并不都是一直有脆弱性的,而脆弱性和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或者说他的原因是金融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而造成的,那么我们当然大部分的金融的领域当中,政府的角色是要限制风险承担,限制金融体系的风险性,与此同时,很多的金融机构或者说在很多国家的金融机构,如果政府往后退,政府由政府托底,也就是说公司出现了问题,由政府托底,那么他就会使得金融机构不太愿意做披露,特别是不太愿意披露他们自己的风险的结构。

在美国有一些机制,比如说存款保险,就是这样,但是更重要的是很多的官员包括是央行的官员,他们会干预,这些干预往往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出现的,他们往往会被说成是非常独特的一次性的,央行希望再也不会发生,但事实上我们的投资者一次又一次的看到政府托底政府保底是政府的干预不停的出现,像2000年,80年代、90年代、70年代都会有政府的托底,因为这些政府干预的集合效应,比如说在美国,从70年代开始,就会导致投资者会预计说这种类型的干预总是会出现的,这种预期其实有一种竞争的压力,对于金融机构来讲就有竞争的压力,他们就是会做出这样一种架构,使得所谓的隐含价值得到最大化。

具体来讲,这样一些公司,他们的融资架构是大大依赖于短期的融资的,因为这些公司就有激励机制,会让自己变的更加的脆弱,因为这就使得政府机构隐含保险带来益处得到最大化,所以根据美国,我们这个银行所做的研究,其实我们在美国的央行的保险络,他其实占到了在2016年占到私营部门的贷款的60%,也就是如果你把金融部门的美国的所有债务加起来,当中的60%要么就是由隐含的担保或者是明显的担保带来的,这个就是说因为是政府的托底,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说,其实现在没有意义说监管或者去监管,这样一种激励机制和对于脆弱性的假设带来了金融危机。

中国应该学到什么样的经验,三点,一,要减少政府的担保,国家的担保也就意味着政府要去评估风险承担,而且这个政府部门可能很难在任何时候都做出正确的评估,当然需要非常专业的帮助,另外还要避免相关的寻租和游说,当然我们要让这些私营的投资者用自己的钱去评估相关的风险,然后从而做出投资的决定,这些公司要承担自己错误的这些风险,这些错误可能是比较小的,而且是零散性的,最终这个就会带来系统当中的他会有一些很小的冲击,而不是一个系统当中有几家,但是非常大的系统性的风险。

第二,这个教训就是要说的非常的清楚,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国家才会干预,这一点的确定性一定要非常清楚,因为我觉得不确定性在危机当中就是毒药,金融市场会觉得你可能会干预,可能不会干预,这会带来不好的结果,会带来很大的波动性,特别是金融市场危机的时候,这种波动性会使,比如会出现羊群效应,或者说是不理性的效应,也会强调官员,因为他们觉得必须要干预,而如果不干预,那么这种就会使得很多人采取羊群效应,一下子退出,如果作为监管者,希望自己说话算话,你的行为必须和过去所说的话是一致性的,但是这就是意味着你说话的时候要非常的明智,你做出的行为和过去如果是不一样的,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以及波动性。

第三个建议,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解决失败机构的流程,这个流程必须是公平的,是可预计的,而且是有序,而且人们可以依靠它,大的金融机构它是不能够把这些官员作为人质,就是说不能够因为你这个没有规则的或者胡乱的作为,使得金融机构滥用了我们这种监管,这就是我的想法,谢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